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

外業(yè)測繪人員的辛酸

也許我們對扛著(zhù)專(zhuān)業(yè)儀器的測繪人員進(jìn)行現場(chǎng)勘測這樣的場(chǎng)景并不陌生,甚至覺(jué)得帶著(zhù)這些價(jià)值過(guò)萬(wàn)的儀器搞測量,十分高大上。但這些測繪人員工作背后的艱辛,你知道的有多少?

暴曬

 

攝氏38度,太陽(yáng)暴曬,有時(shí)還要扛著(zhù)好幾十斤的儀器走上好幾公里,如果這些都累不垮你的話(huà),再打場(chǎng)籃球賽如何?人適應環(huán)境的潛力真是不可估量,當初剛畢業(yè)的小伙子,走一段路還要歇一會(huì ),現在一個(gè)個(gè)成了結結實(shí)實(shí),跑不死,累不垮的真漢子。

仔細觀(guān)察每個(gè)常年在外進(jìn)行測量工作的外業(yè)人員,他們大多膚色黝黑,是那種又黑又亮的黑。如果沒(méi)嘗試過(guò)在太陽(yáng)下暴曬過(guò)幾年或十幾年,這種大規模的"黑"是出不來(lái)的。"踩在滾燙的路上,感覺(jué)就像一條魚(yú)在鍋里煎",測量人這樣調侃"恐怖"的經(jīng)歷。這輩子,能保全"清白"的恐怕只有腳板底了。

雙重勞動(dòng)

 

雙重勞動(dòng)指的是體力勞動(dòng)與腦力勞動(dòng)并使。上世紀80年代,人們十分羨慕"坐辦公室的",儼然只要上班環(huán)境進(jìn)入寬敞整潔的辦公室,就與體力勞動(dòng)一刀兩斷了??蓽y量人就是這么一群一邊在辦公室里辦公,一邊卻又干著(zhù)繁重體力活的人。

而且,可能出外業(yè)辛苦一天,還要把帶回的實(shí)地數據全匯總到計算機上進(jìn)行處理,制成圖像信息。反正活兒總是有得干,你不抓緊就做不完,天天如是,年年如是。不信?你可以去看看加班的辦公室,里面的燈比夜空的星星還要清醒。

出差

千萬(wàn)別和"公費旅游"之類(lèi)的美事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。在測量隊,誰(shuí)要出差了,就意味著(zhù)他要脫離當下繁華的都市生活,去“荒郊野外”餐風(fēng)露宿了。這些年,原先是農村的地方要納入城市,最先把腳踏到那兒的一定是測量人,測繪出地形、地貌,才談得上接下來(lái)的規劃與建設。而對一大片陌生地域的測量沒(méi)有十天半個(gè)月根本做不完,在外的各項條件、生活設施都不一定完善,這就是測量人的"出差",年復一年,滲透著(zhù)行走在城市與鄉野間的孤獨與辛酸。

危險

在外測量的過(guò)程中,經(jīng)常遇到各種各樣的突發(fā)事件。路上險象環(huán)生,車(chē)子不給力,大家只能齊心協(xié)力徒手推車(chē),道險路窄,還可能是在用生命去下這個(gè)賭注。

測量,其實(shí)是個(gè)透支的行業(yè),透支著(zhù)體力,也透支著(zhù)青春。一來(lái)到測量隊,就與日以繼夜的辛勞結下了不解之緣,心甘情愿讓汗水成倍地揮灑。

在外業(yè)測繪人員火熱的青春里,每道年輪都刻下了對這個(gè)行業(yè)無(wú)盡的愛(ài),一路走來(lái)淌下的汗水,每一滴都像鉆石一樣閃閃發(fā)光。